标点符(钱魏 Way)

《可口可乐昵称瓶》学习:以标签上定义群体

《可口可乐昵称瓶》的营销案例发生在2013年,现在分析有点太太后知后觉了。鉴于可口可乐昵称瓶营销案例确实有很多值得深挖的点,所以还是决定再梳理出来学习。 案例背景 2012年,可口可乐在澳洲推出了名为Share A Coke的宣传活动。印在可乐瓶/罐上的名字,正好就是澳洲全国最常见的150个名字。可口可乐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品牌对接个人,拉近个人与品牌之间的距离。 本地化 Share A Coke […]

树形结构数据存储方案(五):区间嵌套

前面的一篇文章介绍了左右值编码,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了没有,如果数据庞大,每次更新都需要更新差不多全表,效率较低没有更好的方式?今天我们就来研究下区间嵌套法。 区间嵌套法原理 如果节点区间[clft, crgt]与[plft, prgt]存在如下关系:plft <= clft and crgt >= prgt,则[clft, crgt]区间里的点是[plft, prgt]的子节点。基于此假 […]

树形结构数据存储方案(四):左右值编码

在基于数据库的一般应用中,查询的需求总要大于删除和修改。为了避免对于树形结构查询时的“递归”过程,基于Tree的前序遍历设计一种全新的无递归查询、无限分组的左右值编码方案,来保存该树的数据。 第一次看见这种表结构,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左值(Lft)和右值(Rgt)是如何计算出来的,而且这种表设计似乎并没有保存父子节点的继承关系。但当你用手指指着表中的数字从1数到18,你应该会发现点什么吧。对,你手 […]

树形结构数据存储方案(三):闭包表

将Closure Table翻译成闭包表不知道是否合适,闭包表的思路和物化路径差不多,都是空间换时间,Closure Table,一种更为彻底的全路径结构,分别记录路径上相关结点的全展开形式。能明晰任意两结点关系而无须多余查询,级联删除和结点移动也很方便。但是它的存储开销会大一些,除了表示结点的Meta信息,还需要一张专用的关系表。 以下图举例数据举例: 创建主表: [crayon-5793339 […]

树形结构数据存储方案(二): 物化路径

前一篇文章介绍了比较简单的邻接列表模式,物化路径其实更加容易理解,其实就是在创建节点时,将节点的完整路径进行记录。以下图为例: 按照Path Enumeration 进行存储后的结果如下: 此种方案借助了unix文件目录的思想,主要时以空间换时间。 查询某一节点下的所有子节点:(以Fruit为例)

如何查询直属子节点?需要采用MyS […]

树型结构数据存储方案(一):邻接列表模式

在程序开发中,我们常遇到用树型结构来表示某些数据间的关系,如企业的组织架构、商品的分类、操作栏目等,目前的关系型数据库都是以二维表的形式记录存储数据,而树型结构的数据如需存入二维表就必须进行Schema设计。最近对此方面比较感兴趣,专门做下梳理,如下为常见的树型结构的数据: 其中最简单的方法是:Adjacency List(邻接列表模式)。简单的说是根据节点之间的继承关系,显现的描述某一节点的父节 […]

创业公司增长曲线与鸿沟曲线

创业增长曲线 创业公司增长曲线来自于Y 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 Graham,手绘版的StartUp Curve如下: 为了便于理解,一位叫Jamie的朋友已经翻译成中文: 简单来说,一个创业过程可能会包含这么几个阶段: 被媒体热炒概念,一时成为焦点。 失去新鲜感,热度不断下降,直到没什么人关注。 接下来会经历非常长的一段低谷期,可能是3年、5年甚至更长。 在低谷期中,不断的尝试推出 […]

订单号/唯一序列号生成方案(中篇)

上一篇文章介绍了 twitter snowflake,snowflake的算法还是不错的,其实本身不复杂,复杂的是你客户端怎么用。遇到的问题如下: 代码部署在不同的服务器上,中间的机器ID如何设置,有没有更方便的获取机器ID的方式? 整个算法依赖时间的连续性,但是显示环境是线上服务器都开启了ntp,ntp情况下会出现时间倒退的问题。 再来重新分析下snowflake的优缺点: Snowflake […]

为了效率你不应该做的7件事[译]

当我17岁的时候,我曾经每天花20小时在工作和学习上。我在学校的课休时间做家庭作业并在晚上管理一个非盈利的组织。在那段日子里,努力工作让我有机会可以参与一些国际活动,到理想中公司去工作,并成就了成功的事业。当我慢慢变老,我开始有不同的想法,我意识到努力工作并不总是成功的唯一方法,有时工作越少,实际可能产生更好的效果。 设想一下有一个不停工作的小业务员,努力工作并不能帮助他战胜成千上万的竞争对手。时 […]

英特尔公司前CEO Andy Grove的管理学

战略性转折点与偏执狂 战略性转折点 我们生活在一个技术飞速变化的时代,它的震波传遍所有的产业。无论你靠什么为生,对你影响重大的变化都越来越有可能发生。新方法的出现会引发从未料想过的新竞争。在竞争的冲击力带来的所有变化中,最难应对的就是——当其中的一股力量变得非常强大时,它改变了一个产业中商业运作的本质。战略转折点虽然常常是由技术事件引发,但却不仅仅局限于技术工业范围。一句话,战略转折点是所有企业面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