志→目标, 自我提升

和孩子一起学书法:永字八法

钱魏Way · · 156 次浏览

永字八法,是古代书法家练习楷书的运笔技法。“永”字有八笔:点、横、竖、钩、挑(或提)、弯、撇、捺,按各自的笔势以八字概括为侧、勒、弩(又作努)、趯、策、掠、啄、磔。这八笔是楷书基本笔画,每笔各有特色,而又互相呼应,一气呵成。如李溥光《雪庵八法》称:“磔法之妙,在险横三过,而开揭其势力。”如果能写出“永”字每笔的精神,楷书可算达到相当水平。

永字八法要义

八法的出现,深受《笔阵图》所总结出的汉字七条“笔阵”(七势,包括:横、点、撇、折、竖、捺、钩)所影响。据称《笔阵图》为东晋卫铄(卫夫人)所著。此外,不同时期的书法家也有相关技法的描述,例如:

  • 《永字八法颂》颜真卿(唐朝)
  • 《永字八法颂》柳宗元(唐朝)
  • 《永字八法解》李溥光(元朝),他使用了二字象征意象命名各笔画。

“永”字共有八画。画画不同,比较集中地反映了汉字楷书的点画形式。

永字八法其实就是「永」这个字的八个笔画,代表中国书法中笔画的大体,分别是「侧、勒、弩、趯、策、掠、啄、磔」八划,以柳宗元所着中国书学浅说一书中解说较为明了。在永字八法中,点叫作侧、横叫作勒、竖叫作弩、竖勾叫作趣、挑叫作策、竖撇叫作掠、横撇叫作啄、捺叫作碟。笔画的命名虽然很奇特,但寻其字义,皆暗含比喻,说明该笔画应如何写才能得其骨力、神韵。下面就详细来说:

点为侧(如鸟之翻然侧下)

点在笔法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,它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,若一点失所,则如美人之眇一目,势必就会破坏字形的结构美。 作点之法,其势要重,所谓重即落笔的速度要快,但落点要轻,所谓“每作一点,如高峰之坠石,磕磕然实如崩也。”磕磕然是形容石头互相碰击的声音,言其势重,不是指下笔时实用力,凡作露锋之点,当于空中作逆势,尖锋入纸,顺势落笔,落笔后即迅速将笔毫铺开,此即王羲之所说“每作一点,皆悬管掉之,令其锋开,自然劲健也”。不可采用兜圈子的办法去填满笔形。

侧是倾斜不正之意,点应取倾斜之势,如巨石侧立,险劲而雄踞。如点成平卧或正立,则呆痴失势。永字点以露锋作收,是为与下边横画相照应。(如鸟之翻然侧下)

点是最短的笔画,天生走势不足,运动感薄弱,写得不好,容易成为向心的、内倾的一个圆,以封闭的形式与周围笔画隔绝,显得萎靡黯然,古人说,点如果锋芒不露,“则失之于钝,钝则芒角隐而书之神格丧矣”就是这个意思。因此,需要补救,方法有二:

  • 强调笔势,起笔露锋以承接上一笔画,收笔出锋以连贯下一笔画,通过露锋出锋与上下笔画建立起顾盼映带的呼应关系,同时,打破圆点的内倾特征,增加笔画向外的张力。
  • 强调体势,让它的形态不要太平或者太直,因为平和直都是静止状态,要让它左右倾斜,产生动势,非得其它笔画的配合才能保持平衡,由此与其他笔画发生相互依存的关系,强化笔画与笔画之间的联系。

正因如此,“永字八法”中称点为倾侧的“侧”,姜白石《续书谱》云:“点者,字之眉目,全藉顾盼精神,有向有背,随字异形”,“顾盼”指笔势,“向背”指体势。

汉字的每一笔画都有起笔行笔和收笔三个部分,点也是如此,孙过庭《书谱》云:“一点之内,殊衄挫于毫芒。”由于点的运动过程很短,要完成这三个动作就比较困难,容易出现两个毛病,一是顺势按下,一揿即收,起笔行笔收笔不分,笔画单薄简陋,空洞无物。二是不敢用力按顿,因为点的书写兔起鹞落,势如“高峰坠石”大起大落,在所有笔画中是最情绪化的,如果不强调提按顿挫的动作,会使作品缺少激情。

横为勒(如勒马之用缰)

横画又称为勒,所谓勒有愈收愈紧之意,发笔时要逆入,行笔时要意有所顾,逆势涩进。凡写长画,当于不平中求平,让其画势上平而下呈拱状,就象一只覆舟之样,不要写的上平下也平,那样太死板。在写“永”字中的短横时可以露锋起笔,笔划虽短,但是横画的笔法都有了。

横取上斜之势,如骑手紧勒马缰,力量内向直贯于弩(竖)。如卧笔横拖或下斜则疲沓无力。逆锋落笔,缓去急回,保持“逆入平出,有往必收”之势,不宜顺锋滑过,以免轻飘板滞。(如勒马之用缰)

横的笔画较长,如果行笔太快,太流畅,笔画会显得单薄空洞,因此在书写过程中,不能信马由僵,一掠而过,必须勒住缰绳,步步踏实,以求稳重。“永字八法”称之为“勒”,十分形象。李世民《笔法诀》云:“为画如勒,贵涩而迟”,具体的勒法就是用笔时前面如有物阻拒,竭力与争,手不期颤而颤,结果“变起伏于锋杪”,写出来的笔画跌宕舒展,“如千里之阵云”。

竖为弩(用力也)

凡写竖画,当于曲势中求挺拔,则见笔力。古人称竖画为努法,努有用力之意。竖画取内直外曲之势,如弓弩直立,虽形曲而质含无穷之力。所以竖画不宜过直,须配合字体之全局,于曲中见直,方有挺进之势。过直如枯木立地,虽挺直而无力。(同努)

书法艺术强调横平竖直,但它们不是几何学上那僵硬的水平与垂直,它们重感觉,只要感觉上是平的和直的,即使是弧线和曲线也可以。而且弧线和曲线有姿态,比较生动。因此“永字八法”称竖为“努”,努字古通“弩”,以“努”来命名竖画,一是形如弓弩来弯曲,二是蓄力如弓弩之饱满。柳宗元《八法诵》云:“努,过直而力败”,颜真卿《八法颂》云:“努,弯环而势曲”,唐太宗《笔法决》云:“为竖必努,……努不宜直,直则失力”。

钩为趯(跳貌,与跃同)

作钩时,先蹲锋蓄势,再快速提笔,然后绞锋环扭,顺势出锋,力聚尖端。如人要跳跃,需先蹲蓄力,然后猛然一跃而起。锋不平出,为的是与策(挑)画起笔相呼应。陈思《八法详说》中说:“趯须蹲锋得势而出,出则暗收。”所谓“蹲锋”,即出钩之前先向下作一快速的按笔动作,如人跳高时跃起前的半蹲动作一样,所谓“得势而出”即指蹲锋后在恰到好处时迅速出钩,不可迟疑,若佇思稍息则神纵不坠矣,出钩时要力送到笔尖,钩要饱满,不可虚尖怯露。

汉字在篆书和分书中没有钩,楷书的钩由笔势演化而来。笔画在结束时提笔不够高,急着与下一笔画连写,就会带出一段牵丝,将这段牵丝整饬为笔画的一部分,那就是钩。钩是上下笔画连续书写的产物,是从按到提的一个跳跃过程,因此“永字八法”称之为“趯”。古文中趯有两种含义,《诗·召南·草虫》:“趯草虫,趯阜螽”,趯为跳跃。苏轼《贾谊论》:“趯然有远举之志”,趯为飘然远引貌。理解古文趯的两种含义,对书写极有帮助,先要按顿蓄势,将力量聚集在锋尖,然后突然跃起,稍一犹豫,水渗墨滞,力疲势软,就有失“趯”的本义,有背“趯”的产生前提”。颜真卿《八法颂》云:“趯峻快以如锥”,唐太宗《笔法诀》云:“趯须存其笔锋,得势而出”,就是指这种意思。

提为策(如策马之用鞭)

策本义是马鞭,这里其引申义策应之意。挑画多用在字的左边,其势向右上斜出,与右边的点画相策应,形成相背拱揖的形势。永字的策画略微平出,主要是与右边的啄(横撇)相策应。两个笔道虽错落不相地称,而其心气相通相应。势略上仰,用力在发笔,得力在收锋。(如策马之用鞭)

挑是横的变态。比较长的横画从左到右,一般提笔运行到一半以后,就要下按蓄势,最后顿笔回锋,与位于左边的下一笔画起笔相呼应。跳是比较短的横画,下一笔画的起笔就在它的右边,提笔运行,顺势就能相接,不需要一般横画的下按蓄势,回锋收笔,因此,它其实是横画的前半部分,“永字八法”以骑马动作比喻横画,完整的称为收缰的勒,半截的就称为“策”,策是扬鞭的意思,非常形象。《永字八法评说》认为“策笔仰锋竖趯”,策与趯相近,两者在行笔上都比较快,得势即出。

撇为掠(如用篦之掠发)

长撇,古人称之谓掠。如篦之掠发,状似燕掠檐下。谓写掠画应如以手拂物之表,虽然行笔渐渐加速,出锋轻捷爽利,取其潇洒利落之姿,但力要送到末端,否则就会飘浮无力(掠是拂掠之意)。冯班《钝吟书要》中说:“掠如蓖之掠发,此乃斜悬针而末锋飞起,宜出锋处送笔力到而匀,不可半途击出,则无力而瘦弱。”故作掠之法,颈部要细,腰部势微婉曲,宜肥劲有力,颜真卿《八法颂》说:“掠仿佛以宜肥。

撇的收笔在分书为按顿,在楷书为轻挑,这一转变的目的是为了与下一笔画连续书写。长撇的下一笔画都在收笔点的右边,需要一个很长的过渡,运笔过程如飞鸟掠檐而下,因此“永字八法”称之为掠。柳宗元《八法诵》说:“掠,左出而锋轻”。唐太宗《笔法决》说:“为撇必掠,贵险而劲,掠须笔锋左出而利”。长撇出锋,形要微曲,力要均匀,势要婉而畅。一般人写字都是以右手执笔,长撇左行,比较别扭,出锋之处极易飘忽乏力,因此必须下功夫训练。

短撇为啄(如鸟之啄物)

谓写横撇应如鸟之啄食。行笔快速,笔锋峻利。落笔左出,锐而斜下,以轻捷健劲为胜。(如鸟之啄物)

啄画从形状上看与掠相同,只不过稍短一些,因此现在一般人都啄掠不分,统称为撇,其实,两者的书写是有区别的。掠的下一笔画在右边,很长,有一个掠的过程;啄的下一笔画就在顺势的左边,很短。啄画在写法上起笔稍一顿挫,即向左下斜出,峻快利落,速而且锐,类似于鸟之啄食,故名。柳宗元《八法诵》云:“啄,仓皇而疾掩”,颜真卿《八法颂》云:“啄,腾凌而速进”,康有为《广艺舟双楫》云:“啄之必峻”。啄与撇的关系同策与勒的关系完全相同,都是后者的局部,可以相互参照。

捺为磔(磔音哲,裂牲为磔,笔锋开张也)

作捺之法,一波三折,势宜开张。李溥光《雪庵八法》中说:“险横三过,而开揭其势力。”行笔宜抑扬顿挫,不徐不疾,从容不迫。收笔时,须笔战行右出,意即写捺角时笔画满捺,已带侧势,须用腕法带动笔锋,逐步衄挫,边走边提,将锋提到离纸之时。唐太宗《笔法论》中说:“磔须战笔发外,得意徐乃出之。”所谓“得意”即收笔时能将笔锋收归画中。

 

这里有两层意思:

  • 其一指磔画在字体结构中的作用而言,磔本义是指肢解祭祀用的牺牲,含解体张裂之意。楷书中的捺画承隶书的波磔而来,而隶书的波磔正是为了解散小篆屈曲裹束的形式,使字体向外开放。所以隶书又叫分书,楷书中的捺也起到这个作用。楷书捺笔,力虽内聚形却外张,使字体开展舒畅、开放。
  • 其二是说这一笔直要写得刚劲、利刹、有气势。磔本义是肢解,肢解必以刀劈,磔画即取刀劈之意。写时要逆锋轻落,右出后缓行渐重,至末处微带仰势收锋,要沉着有力,一波三折,势态自然。(裂牺为磔,笔锋开张之意)

磔的本义是“分裂牲体”,以此命名捺画,不可思议,仔细考察,或可这样解释。分书又称八分,八与分两字在《说文解字》中均训作“别也”。“八”为象形,象一物分别相背之形,“分”字添加刀旁,表示所用器具。分书与篆书相比,特点是将回环缭绕的字形割裂成左右上下的组合结构,并且夸张撇和捺的横向出势,将字形由长变扁,“八”的字义和形体准确地反映了分书的两大特征。分书发展到楷书以后,为了理论研究的需要,开始对点画加以区别命名(以前并没有撇捺的名称),撇和捺类似“八”形,于是顺着它的意义,将左边称作掠,右边称作磔,《穆天子传》卷五:“命虞人掠林”,掠有“斫伐”的含义,与磔相近。左掠右磔,综合为表示分别相背的“八”字的含义,具体来说,左边称掠是因为从粗到细,结束后还有一个回顾之势,与掠字所含有的“拂过”之义相近,右边称磔,是因为从细到粗,力量逐渐增加,越来越大,《永字八法评说》云:“势尽布磔之”,具有砍磔的含义。

综述

“永字八法”其实是指汉字八种基本点画的写法,仔细分析。趯(钩)是笔画连续书写的产物,是整饬后的笔势,属于笔画的附属部分,策(挑)是勒(横)的一半,啄(短撇)是掠(长撇)的一半,在形态与写法上有相同之处。因此,从严格的意义上说,永字的基本点画只有五种:横、竖、撇、捺、点。

永字八法的运笔规则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