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点符(钱魏 Way)

励志故事:杨氏碎步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

在生活中或者工作中,处处存在着机会。那些成功的人,可能就是那些不随着别人起舞,但也不是凡事都做得跟别人不同的人。他们完全以解决问题为导向,全然不甩可能的机率有多大,因为他们只关注解决办法,别无其他。

每年,澳大利亚都会举行一场悉尼至墨尔本的耐力长跑,全程875公里(马拉松是42公里),被认为是世界上赛程最长、最严酷的超级马拉松。这项漫长、严酷的赛跑耗时5-6天,参赛者通常都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世界级选手。这些选手大多不到30岁,有知名运动品牌做后盾,全副武装着最昂贵的赞助训练装备和跑鞋。

1983年,耐力长跑赛场上,出现了一个名叫克里夫·杨的家伙。他穿着条工装裤,跑鞋外面套了双橡胶靴。起初,谁也没在意他,大家都以为他是去那儿看比赛的。毕竟,克里夫·杨已经61岁了。当克里夫·杨上前领取他的运动员号码时,人们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来参赛的。

脚上穿着塑胶靴可以跑完五天的赛程吗?当然不行!

一个61岁的人能在一周内跑完875公里吗?就连二十岁的人也几乎办不到。

一个种庄稼老伯能和受过精良训练的顶级运动员抗衡吗?休想!

人人都认为克里夫·杨不过是个头脑发热,想在公众面前出彩的家伙。所以这该是场闹剧吧。不按规矩来的,就会遭人讪笑,没有人把他当一回事。但克里夫·杨不在意这些,显然也没意识到自己的出场有多滑稽,他毫不迟疑且自信满满地前往大会领取号码,毕竟他不是来观赛的。

马拉松开始了,穿着套鞋的克里夫·杨被专业选手们甩在了后面。观众席上发出阵阵笑声,因为他甚至不懂得正确的跑姿。他好像不是在赛跑,而是优哉游哉,像个业余选手那样拖着碎步小跑。这位农夫开始在这场艰苦卓绝的赛跑中跟世界顶尖选手展开较量。全澳大利亚通过电视直播收看比赛的人们都在心中不住祈祷,赶紧有人把这个疯老头儿从场上劝下来,因为人人都相信:不等跨越半个悉尼,他就会累得气绝身亡。

清晨,当有关赛况的新闻播报出来时,又着实让人们吃了一惊。克里夫·杨仍在比赛,迈着碎步跑了一整夜,来到了一座名为米塔岗的城市。显然,克里夫·杨从比赛第一天起就没有停过脚步。尽管还被远远甩在世界级选手后面,但他还是不停地跑着。他甚至还有功夫跟公路两旁观看比赛的观众挥手致意。当他到达一个名为奥尔伯里的小镇时,有人问他剩余的比赛有什么策略。他回答要坚持跑完比赛,他做到了。

他不停地跑着。每天晚上,他只能与领先的第一团队拉近一丁点距离。到最后一晚,他超过了所有顶尖选手。到最后一天,他已经跑在了最前面。他以61岁的高龄跑完了悉尼至墨尔本的整个赛程,不仅没有一命呜呼,还捧走了冠军奖杯,以提前9小时的成绩打破了记录,成了国家英雄!举国上下的人们立刻爱上了这个种植马铃薯的61岁农夫,因为他以5天15时4分的成绩跑完了这场长达875公里的比赛,成功地击败了世界上最优秀的长跑运动员。所有专业选手都很清楚,为了拼完这场耗时5天的比赛,你得跑18小时,休息6小时。而他并不知道比赛当中允许睡觉。

比赛结束后,记着问他为什么会赢得比赛。他说,自始至终想像自己是在追逐羊群,与一场即将来袭的暴风雨争抢时间。克里夫·杨说,“你知道吗,我出生在一个农场,家里买不起马匹和四轮车。每次暴风雨快来的时候,我都得跑出去聚拢羊群。我们有2000头羊,2000英亩地。有时候我得追着羊群跑两三天。虽然费功夫,但我总能追上它们。我相信我能跑这场比赛,不过五天时间,也就多出两天而已。我追着羊群跑过三天。”

克里夫的话字字属实,每当暴风雨来袭,他就开始行动,不分昼夜,毫不间断,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样不行。同样地,克里夫似乎也不知道,这场从悉尼到墨尔本的超级马拉松选手每晚都迫切需要好好休息,以恢复大量耗损的体力。每天十八个小时,有时在坚硬的柏油路面,有时在尘土飞扬的路上,有时在雨中一步一步向前跑,至少也需要六个小时的睡眠。但克里夫才不管这一套,在乡间野外,为了他最心爱的绵羊,要他不睡也可以。雷声轰隆、一连串的闪电与夜间呼啸的暴风他都不管,在他心中,他并不是和其他选手在竞跑,而是要把在恶劣天候中迷路、恐慌无比的羊群赶在一起。

后来人们发现,他首创的「杨氏碎步」是一种非常温和的跑步方式。暂时落后也没关係,他总是可以趁别人休息时追上,最后甚至跑在最前头。后几十年,这种跑法总是出现在各种赛跑竞赛上,并且有无数人彷效他。「杨氏碎步」就跟克里夫·杨本人一样,都成了传奇。克里夫·杨是一个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标点符《励志故事:杨氏碎步,把不可能变成可能》

评论

  1. ee #1

    特别感动

    回复
    2015-09-22